第一众筹网-众筹中国-众筹项目-权威众筹新闻门户

第一众筹网【官网】-众筹中国-众筹项目-权威众筹新闻门户

热门关键词:  as  如何众筹  我来回答  新闻  as and 1 2
围猎金交所:陆金所的冷汗背后 大标平台转型何去何从
来源:candy
作者:华尔街见闻
时间:2017-07-26
浏览热度:
#评论#
[ 导读 ] 文|全天候科技李墨天 金交所与P2P平台掀起的合作热潮在监管介入下戛然而止。 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小组在本月下发了《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通知》,通知中提出,与金交所合作的相关平台须于2017年7月15日前,

 

文|全天候科技李墨天

金交所与P2P平台掀起的合作热潮在监管介入下戛然而止。

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小组在本月下发了《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通知》,通知中提出,与金交所合作的相关平台须于2017年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并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

之后,一则“陆金所被点名”的传闻被认为与近期金交所的整顿有关,尽管陆金所回应称经营管理一切正常,但这并没有缓解投资者的恐慌情绪——20日晚间,陆金所平台上出现了大量债券转让项目,甚至有多笔百万级别的转让项目。

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目前网贷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的累计规模约在1000亿~2000亿元,如果算上所有的互联网金融机构,累计规模可能在万亿元以上。截至2017年7月6日,全国共有46家互联网金融平台与金交所合作,并仍在发布金交所产品。

陆金所、京东金融压哨下架金交所产品

“应该只是点名了陆金所上面的金交所产品,没有资金上的问题。网贷投资者本身情绪波动就比较大,再加上中央金融会议刚刚结束,业内也有一点紧绷,实际上最后的影响很小。”一名接近监管层的业内人士告诉全天候科技。

目前,陆金所已经下架了包括智能宝、零活宝、安赢-融政通等在内的相关金交所产品。网贷之家的统计显示,与陆金所合作的金交所,有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广州金融资产交易中信和江西股权交易中心。

除了陆金所这样的P2P平台,京东金融、百度金融、网易理财这样的科技公司也与金交所建立过类似的合作——此前,京东金融长期和普惠金融交易中心(大连)进行合作,不过其合作产品已经在7月15日下线。目前,大部分平台都已暂停发出金交所新标或下架了金交所标的,但也有一些平台还在继续推出金交所的相关理财产品。

“简单来说,金交所和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合作可以视为把一个产品拆成很多个理财产品来卖,相当于变相的把私募变成了公募。” 网贷之家研究中心总监于百程告诉全天候科技,“金交所的产品一般面向的是高净值客户,也有购买人群不能超过200人、不能公开宣传这样的规定。但经过拆分,风险就被转移到风险承受能力比较低的网贷投资者上了,这个是监管层在意的地方。”

在过去几年,金交所与互金机构的合作一直不温不火,但去年8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的公布让这种合作模式开始变得流行。这份通知明确划定了借款人的借款上限,一些以大额标的为主的平台为了规避额度的限制,开始陆续与金交所进行合作——把大标挂在金交所,再经过拆分登陆网贷平台,这样的产品既能面向大众投资者募集资金,又不突破200人的限制,变相规避了监管。

“监管对P2P的思路一直是小额分散,但是风控技术不够强,很难在分散的前提下做到盈利,所以只能冒险去做大标,谁都想赚钱啊。”上述业内人士称。

去年12月,蚂蚁金服旗下的招财宝就出现过类似问题。侨兴集团通过粤股交绕过投资门槛将私募产品销售给普通投资人,当时的逾期金额高达3.12亿元。另外,京东的“白拿”业务也曾被监管层定性为涉嫌承销未经核准擅自公开发行证券、涉嫌误导欺诈。尽管这些事件在当时引起过一定程度的震动,但并没有推动正式的监管文件下发。

“之前主要是个别事件,但到后面规模越来越大,被监管层注意也是意料之中。”于百程说。

监管趋严,大标平台被迫转型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去年底,全国共有9家金融资产交易所、43家地方金交中心。尽管这些金交所成立的初衷是为了更好地处置国内不良金融资产和各类金融资产转让,但复杂的业务构成逐渐让他们成为游离在监管灰色地带的存在。

在这期间,除了与网贷平台的大范围合作,一些金融机构甚至成为了金交所的股东。

2010年5月,蚂蚁金服入股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即是业内最早入股金交所的案例之一;2014年,人人贷业成为了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的会员。另外,人人聚财、开鑫贷等公司都入股了各地不同的金交所,政策上的不完善为金融机构进行监管套利式的创新留下了空间。

“都是为了赚钱嘛,之前监管对这个领域还是以警示为主,但是规模做大之后,个别问题就可能演变成很恶劣的事件。在这个文件出来之前,证监会就已经发过一次通知。下一步有可能是压缩各地金交所的数量,每个省设立一个完全足够了。”上述业内人士称——在今年2月,证监会就开展过针对金交所的清理整顿,要求在2017年6月30日仍未整改规范或通过部际联席会议验收的交易场所予以撤销关闭。

在新发布的整顿通知中,监管层只要求互联网平台叫停新增业务,对已有的存量业务的“妥善化解”,通知中并未提及具体方式。事实上,就在通知规定的清理日期前,依然有网贷平台难抵大标诱惑,设法将房贷、供应链资产等大标资产,通过绕道至金交所的方式,实现继续发大标资产的目的。

在监管开始介入后,平台必须要面对处于存续期的产品可能会引起的挤兑等流动性问题。另外,这些产品具体如何对付,通知中也没有明确。

同样,新的规定并不意味着金交所与互金公司的合作被完全斩断,但对初衷是绕道发大标的平台来说,开展面向普通投资人的产品合作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总体来讲影响并不算大,但一些习惯了发大标的平台可能会受到冲击。虽然借款限额的规定出台了,但是大额借款的需求并没有消失,有的平台还是想借金交所发大标。做小额分散是个体力活,转型起来没那么容易。”于百程说。

相关文档: